文章详情
 
“奇闻异事,罔不毕录”:上海“城”的移动

黄旦

摘要:立足于媒介与城市的互为构成,考察初期《申报》“耳目所周”所指向的上海,研究发现:与其自身创办背景、性质、目的、对象及报纸人员构成相关,《申报》所经验的上海,是以“各国通商”以后的“上海”为基本视角,以“租界上海”统领所有,并由此聚焦于两个方面:第一,《申报》把上海的城市性确定为“贸易之场”“中华一大码头”,从而消解了其原有的政治和文化意义,“上海”变为一个单向度的商业性城市。第二,以“出奇异便工力眩耀人之耳目”的“愈矜奇”,为上海城市文化定下基调,以展示其采用西方文明所带来的日新月异。《申报》通过“奇闻异事,罔不毕录”的运作,宣告了上海老城厢的衰落和上海黄浦滩的崛起,在悄无声息中“移动”了“上海”,上海被重新“上海化”,铸刻下新的上海文化和记忆,而且它所创建的“媒介地方”也成为了此后上海的记忆。由此,从媒介与地方相互运作的角度,上海是一个开放的概念,需要对目前上海及其记忆以及媒介所起的作用,有一个重新质疑和反思。

关键词:申报 上海 奇闻异事 媒介地方

作者黄旦,复旦大学信息与传播研究中心、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上海 200433)
 
 
 

沪ICP备16024018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3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