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作为“备用机制”的儒家权利

田史丹

摘要:儒家权利可称为是一种“备用机制”(fallbackapparatus),诉诸权利仅当其他首选 机制,如家族与邻里的关怀或对传统礼俗的依赖等,不能有效维护人们的基本利益时才是必要的。儒家权利的存在取决于其补救功能,其需要补救的是儒家和谐社会关系及相应美德中出现的危机、过失。但儒家的补救并不完全是基于权利之上的,古典儒家不认为人民可以代表自己提出主张,也不认为民众可以直接推翻昏庸的暴君,有抵抗权的主要是汤、武等第一级的贵族。对于儒家国家来讲,从制度上认可人民的权利主张可能是获得社会和谐最有效的手段。

关键词:儒家 权利 备用机制 补救

田史丹(JustinTiwald)(1965— ),男,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文理学院、旧金山州立大学哲学系教授,主要从事中国哲学、儒家哲学研究。
 
 
 

沪ICP备16024018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3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