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野、方法与论述:经典文献的再诠释”学术工作坊在上海召开
2014-07-13

     由上海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学术月刊》社与安徽财经大学文学与艺术传媒学院联合举办的“视野、方法与论述:经典文献的再诠释”学术工作坊于712日至13日在上海举行。来自十多所高校的经学研究专家参加了会议。学者就各自研究的经学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和交流,期间与会学者还就如何繁荣中国经学研究进行了专门讨论和交流。从经学史角度看,“新文化运动”以来一百年间虽然是经学研究的衰微期,却是经学史上一次大变革期,经学史研究的繁荣掩盖了经学在考据、义理、方法和深度方面的不足,如何传承和创新经学研究已经是目前经学研究不能回避的问题,当代学者不仅应当能够承接乾嘉经学研究传统“接着说”,而且应当说出说出新意,回应变革期的时代召唤。经学不仅仅是中国古代的意识形态,更是前人体悟生活、把握世界的一种方式。研究经学要汉、宋并重,经学如果不能对现实发言,也就失去了生命力。有学者指出,今人照样有条件在经学领域作做出超越乾嘉学派的成就。例如版本学研究,阮元刊刻的《十三经注疏》及其校勘记是目前最好的经学读本。由于阮元校勘十三经,实际上大多出自门人之手,时间紧,水平参差不齐,因而错校、漏校很多。我们今天掌握的版本远超阮元,加上今天学者有优越的工作条件,重校重刊《十三经注疏》一定能超过阮元刻本。需要强调的是经学史的研究应当摈弃那种从几部目录学著作或史志中归纳经学史的做法,学者当在充分阅读那个时代有关经学著作基础上发现问题,归纳出那个时代的经学史。与会学者认为今人经学研究有胜过古人的地方,例如使用制图软件对于理解《左传》中战争的原因和进程有很大帮助;利用制作动画软件可以分析《仪礼》中的揖让周还与方位次序。与会学者一致认为经学研究除了扎实的基本功之外,还要有开阔的国际视野。同时要注意中国经学有别于西方的工具理性,关注人自身的问题,传统经典在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价值不可低估。


沪ICP备16024018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3103号